想太阳卡卡西

第一次画出这种画风

【米费】费里德变小了?!①

  私设如山!!!


  “和我联手吧,克鲁鲁·采佩西”费里德一手搭在米迦尔肩上,一脸狞笑的看着克鲁鲁。

  

  米迦尔一脸无语=_=,这家伙……


  克鲁鲁气得咬牙,却没办法,这家伙太奸诈了。


“开玩笑的,哈哈……呃……唔,疼”的米迦尔和克鲁鲁一脸懵逼的看着费里德突然捂着脑袋蜷缩在地上,“费里德,你在搞什……么?”克鲁鲁话还没说完,就看着地上的费里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,最后停留在五六岁孩童的大小,便没了动静。


  “克鲁鲁,怎么办?”米迦尔问,


克鲁鲁沉思了会,说“费里德缩小是他自己的事,但是对我们不利,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,费里德由你来看管”


   米迦尔指了指自己“我?”


  “难不成是我?”


   “……”


   米迦尔看着女王走出去,费劲的看着地上昏迷的人儿,一手像拎小鸡一样拎出来,抱在怀里,忍不住戳戳还有些婴儿肥的脸,不可置信的看着怀里的人,这个软软糯糯,身上还有股奶香味的小孩是费里德?

 

  好吧,就算他再怎样不相信,费里德也是在自己眼前缩小的。


  米迦尔把费里德抱回自己的公寓,把费里德身上宽大的制服脱下来,换上了自己以前人类时的衣服。便抱着费里德放在床上。


  费里德渐渐转醒,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扭扭捏捏的红了脸,米迦尔笑他“都被斩成两节的人,还能光着下半身到处跑,没想到还会害羞?”


  不知道是不是缩小的原因,带着孩子爱哭的本性,费里德委委屈屈的吼道“这不一样!”眼角闪着亮晶晶的泪水。


  米迦尔笑出了声,强硬的把费里德抱过来拧着他的脸,说“小赖哭包”,费里德挣不开,就索性把脸埋在米迦尔脖颈出,小声地说“你欺负我……”


  米迦尔拍了拍他的背,“你欺负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现在呢?” 费里德把头抬起来一脸埋怨地看着米迦尔,米迦尔突然发现了那不对劲儿,费里德的眼睛居然变成了蓝色,海一般的蓝,漂亮极了。 米迦尔捏着费里德的下巴,两颗小尖牙还在,所以,费里德还是吸血鬼吗?


费里德不高兴的别开脸,揉揉肚子说“我饿了,要喝血。”


  “没有你爱喝的”


  “那我会饿死的”


  “关我什么事?”


   好吧,缩小的带着孩童心性的费里德吵不过米迦尔,生闷气的在床上找了个角落抱着被子不理米迦尔。 米迦尔也不理他,翻阅着书籍看起来,费里德偷偷瞄米迦尔,发现米迦尔真的不打算理他。揉揉扁扁的肚子,越想越委屈,开始小声的哭抽起来,后面越来越大声。


  米迦尔表示被惊到了,连忙抱着费里德哄。


  “呐,吸我的血吧”米迦尔撩起袖子,伸到了费里德面前,费里德泪汪汪的看着米迦尔。


  “可是你都不理我……”哭红的眼睛看着米迦尔,米迦尔突然心跳快一拍,这小屁孩怎么那么可爱?!


  “没有,我在看书,看看怎么恢复你”


  费里德小心翼翼的吸着血“我恢复了你就不抱我了”


  “长大了为什么还要抱?”


   “那为什么要恢复?”


  “……”


  吃饱喝足的费里德睡着了,米迦尔揉了揉柔软的银发,思索着,其实这三千多年他也很孤独吧,一次又一次见证着喜欢的人离去,最后只剩自己留在这罪恶的世界上,到处是算计和陷害,却找不到一个可靠的肩膀…… 


   米迦尔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,思索着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保护他……


┃ 分界线╹◡╹ ┃


米迦尔新普称号:带娃奶爸(゚⊿゚)ツ

费里德新普称号:撒娇能手(〃'▽'〃)


真的是脑洞一时爽,码文火葬场啊(。ŏ_ŏ)


【米费】今晚月色真美

【米费】

  米迦尔不知道要怎样看待费里德才是对的。


  小时候看着家人一个个倒下,银发的吸血鬼犹如地狱的恶魔,戏谑地玩弄着,放走了小优,手穿刺了自己的心脏,那时候,他对费里德只有恨。


  有恨又有什么用呢?吸血鬼又能保持人类的感情多久呢?漫长而无趣乏味的生活磨走了仇恨,磨走了爱,磨走了人性,唯一倔强的只有对小优的保护罢了,倔强到成了执念。


  那对费里德呢?似乎多了些不明不白的味道。他还是恨费里德,可是,他时常看着费里德,白皙的脸庞,充满了狡黠的眸子,笑起来像只嘚瑟的狐狸,小尖牙着实可爱,连发丝尖儿都充满了轻快。


  米迦尔懊恼地锤了下墙,他在想什么,明明知道费里德坏到极致,为什么还要想他。却听闻门外有人在叫他。

  “米迦,米迦酱,出来一下?”是费里德。

  米迦尔压下心中莫名的悸动,打开门,果然,是那只狐狸精。

  “有什么事?”

  费里德弯了弯眼睛,“有件非常重大的事,需要你”

  “怎么?连你都搞不定?”

  费里德摇摇头“搞不定,毕竟,米迦虽然还不太厉害,但缺你不可呀”

  米迦尔不说话了,不可否认的,心跳快了一拍,这是,怎么回事?


  费里德带着米迦尔来到了个比较远的山顶上。米迦尔疑惑的看着费里德,“够远了,可以说了吗?”

  费里德没有回答,注视着天空的月亮“米迦,看,月亮好圆”

  米迦没想到费里德带他跑那么远就为了赏个月,有点无语的看着费里德转过来,逆着月光,笑着看他“你到底……”


  米迦到底是惊了,他看懂了费里德动着的唇在说什么:


  “今晚月亮真美啊”

  费里德亮盈盈的眸子注视着他,米迦尔抑制不住的上前抱住他,意外的瘦小。终是唇印上了唇,宛如糖果般甜腻。



……

  “费里德,你以前的眼睛,是什么颜色的?”

  “啊哈,太遥远了,不记得了”意料的答案。

  米迦尔握着费里德的手,十指相扣。

 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,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费里德君你为什么不直接表白呢?”


  (。ŏ_ŏ)难道我不会害羞的嘛?!


  看样子不会(小声bb)

 


暗恋了三年的少年有女朋友了呜呜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不打扰您了

这次的车超级超级糙,huangbao
看不下去的千万别点
hhh
我太爱米费啦
还是评论见,被吞叫我

啊啊啊我太爱这个表情了!!!反复去世!怎么能那么可爱!
啊啊啊费里德是天使!

【米费】🚓🚕🚗🚙🚚

https://m.weibo.cn/6297623519/4402833056861882

莫得办法的我很无奈啊hhh

评论里见吧~

宝贝们看完了记得回来给个小心心嘛

正在码字突然想画画~凭记忆摸鱼。
我太爱费里德了,我感觉我上辈子就是克劳利⁽⁽ଘ(๑ơ ω ơ๑)ଓ⁾⁾

【米费】这男人该死的甜美

【ooc警告!严重ooc!米费警告!看清楚了是米费!感jio逆cp了就不要进来,我心里脆弱,禁不起骂哒(〃・̆ω ・̆〃)标题我瞎写的,大家不许笑o(´^`)o】


   “对于吸血鬼来说,即便不会死,被吸血过多也会失去力量一段时间……”米迦尔翻阅着古籍,失去力量吗?那是不是可以打败他呢?米迦思索着。尽管他讨厌血液,但是为了活下去或者试一下这段话的真实性也不是不可以。


米迦走着长廊上,这个时间,费里德差不多该出来了。米迦装作太久没吸食血液,撑着墙喘气。


“啊哈,米迦酱还是不愿意吸食人类的血液吗?”从黑暗中渐渐走出来,银色的发丝飘逸地晃了晃,黑色长靴踏出极有规律的声音。费里德弯了弯眼睛,笑得像只狐狸。


吸食血液会失去力量一段时间……米迦沉思,怎么才能吸食到费里德的血液呢?米迦看向费里德白皙的脖颈,青色的血管微微鼓动着,美味的血液在流动,散发出诱人的味道。米迦看得瞳孔一缩,嘴微微张开来。


这个显眼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费里德的眼睛,某人笑得更狡黠了,解下一枚扣子,侧着头问“啊哈,如果你想吸食第七位始祖的血液,我也可以为你破禁的呦~需要吗?”


米迦向前冲出,在费里德反应过来前抓着他的手摁在墙上,锋利的尖牙刺入皮肤,血液不断的被米迦吸食,貌似比克鲁鲁的要美味过呢。


被摁着在墙上强行吸血的费里德自然不好受,他还不知道被同族吸血还是挺疼的,这疯子还饿久了不会节制!费里德表示活了这么久第一次那么慌!


米迦尔享受的舔了舔流出来的血,放开了费里德,看来是真的,连我都推不开。而失去米迦支撑的费里德差点站不住。“啊哈……米迦,这很疼的啊”费里德表示委屈。


“啊,可是这是你允许的啊”米迦看着费里德半眯着眼,微微张开的嘴露出两颗小尖牙,看起来十足可爱。刚刚咬过的地方还冒出丝丝鲜红的血液,诱惑至极。米迦忍不住再次把某人摁墙上,亲吻着他的唇。软软的,好甜。米迦想。


费里德完全被吓到了,手脚并用地挣扎,当然,他现在打不过米迦,自然是挣不脱的。 恼怒身下人的挣扎,米迦从亲吻变成啃咬,鲜血混进唾液里,在口腔里交换,带上属于我的味道打上记号,从此你就是我的啦。丝丝银线从交接的地方坠下,看起来色情至极。 米迦想解开费里德的衣服,费里德急忙抓着他的手,摇着头说不行。


米迦歪着脑袋笑“费里德大人是因为害羞吗?没事的,我公寓就在附近~” 说完,不顾费里德挣扎,把人打横抱起来,全速跑向公寓。


【下一篇开车₍₍ ◝(˙꒳˙)◜⚘₎₎手机要没电啦不能怪我卡肉鸭】